咨询电话
+86-0000-96888
栏目分类
联系我们
+86-0000-96888
邮箱:
admin@dede58.com
电话:
+86-0000-96888
传真:
+86-0000-96888
手机:
+86-0000-96888
地址:
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
今日热点
【读书访问】任小鹏:反思基督教的历史观

文/任小鹏(哲学博士,旅美学者)

1.最近,有什么书让你觉得耳目一新(甚至惊艳)的?为什么?

过去一年,脑中时常有个问题盘旋:宗教信念如何影响了信徒,尤其是基督徒对历史的理解?趁着今年暑假,读了些书,其中对巴特菲尔德的《辉格党式的历史阐释》(The Whig Interpretation of History)和几本关于美国基督教史的书印象很深。

前两年,美国很有影响力的杂志《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推出一个系列,将二十世纪西方重要基督教思想家逐个介绍,其中一个就是巴特菲尔德。他对今日基督徒理解过往历史很有帮助。

巴特菲尔德的书,题目的汉语翻译很拗口,说得简单点,就是胜利者站在自己的立场来书写历史。英国历史上,辉格党是与托利党相对立的党派,辉格党倡导共和,托利党主张王权。在18世纪,辉格党逐渐取得政治主导权。于是,辉格党的历史学家们,将英国历史理解为一种自由传统的展开,从大宪章开始,到英国革命,一路下来,自由不断与专制较量,最后赢得历史。巴特菲尔德反对这一历史叙事,他本人受基督教历史观影响,深信人类历史绝非辉格党式的简单线型发展。加上巴特菲尔德所生活的时代,一战之后,英国衰落,乐观进步的辉格党史观不足以解释历史,这促使他对传统辉格历史叙事批判颇多。

不过在读这书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巴特菲尔德的历史观获益于基督教理念,难道辉格党的历史观就是基督教史观的反面吗?这不尽然。比如,辉格党历史上,著名史家爱德蒙.柏克(Edmund Burke )的主张与基督教之间高度契合,但凡读过他的《自由与权力》的人都能看出这一点。他甚至提出过“天主教自由主义”的理论,其认为,与新教相比,天主教对捍卫人类自由传统更为有利。

基督教对历史的理解,一方面受制于神学,另一方面其实也是时代的产物。同为基督教历史学家的柏克和巴特菲尔德,二人都从相同的逻辑预设出发,得出不同的结论。柏克生活在英国逐步走向黄金时代的过程中,而巴特菲尔德生活在英国没落的时代。不同的时代特质,深刻影响了其对历史的理解。但是,基督教内部,尤其是保守的基督教群体,往往忽视神学演变背后的社会历史背景。

很多基督教史的书,用巴特菲尔德的观点来看,都是标准的辉格党式的历史叙事。我们可以看一些19世纪美国新教神学家的书,提到天主教,基本上都认为其是异端、迷信、专制的象征之类。著名的福音派学者薛华(Schaeffer),在1950年代还认为天主教是基督教在现代社会的大异端。薛华在美国的影响力很大,有段时间与C.S.路易斯不相上下。他的这一认知,代表着他那个时代新教对天主教的认知。今天,美国有7000万天主教徒,占人口的20%,但是我们很少关注这一庞大的信仰群体。一提到美国,人们就想到的就是,美国是个新教国家。

最近三四十年来,美国的新教与天主教关系缓和了很多。但是长达一百多年的时间里,美国新教徒对天主教抱有很大的警惕,甚至排斥。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我认真读了马丁.马蒂的《美国天主教简史》(A Short History of American Catholic)、乔治.马斯登的《基要派与美国文化》(Fundamentalism and American Culture)。我发现新教对天主教的误解和敌意,不简单是个神学和信仰分歧,在很多情况下,是社会和国家利益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