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
+86-0000-96888
栏目分类
联系我们
+86-0000-96888
邮箱:
admin@dede58.com
电话:
+86-0000-96888
传真:
+86-0000-96888
手机:
+86-0000-96888
地址:
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
今日热点
【读书访问】文青:斯大林的暴行是某种社会力

文/文青(传播博士,在台陆生)

1.最近,有什么书是让你觉得耳目一新(甚至惊艳)的?为什么?

如果说“最近”的含义指的是最近几周或几个月的话,那么让我耳目一新的书其实并不是很多。同时,也因为目前在进行博士研究生学习,阅读的主要是研究方向有关的专业书籍,老实说其中并无太多让人耳目一新的书。如果说“最近”指的是近几年的话,那麽让我感到惊艳的书有如下两本:《斯大林政治传记》与《先知三部曲》。两本书的作者均为波兰犹太裔思想家、历史学家艾萨克.多伊彻,他同时是一个共产主义革命家,也是波兰共产党内部少有的反斯大林主义者。他在1931年曾访问苏联,亲眼见证斯大林主导下激进的工业化与农业集体化所带来的创伤,回到波兰后,他便开始着手在党内组织起反斯大林主义的工作,并因此而被开除出党。此后他一方面继续积极参与各种政治活动,同时积极撰写时事评论与历史著作,《斯大林政治传记》和《先知三部曲》则是其中的佼佼者。后者于2013年由中央编译出版社再版,而前者在1982年出版过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新版本了。

在这两部著作中,多伊彻充分展现了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出色的理论素养与历史视野。作为一个“早熟的”反斯大林主义者,他对斯大林统治下苏联的悲惨状况了然于胸,也在著作中进行了充分揭露,在这两部著作里,关于他所亲眼见证过的三十年代苏联激进工业化与强制集体化的部分往往是最为惊心动魄的篇章。作为被斯大林残酷击败的那一代革命者当中的一员,他有足够多的理由向这位残暴的总书记倾泻他的敌意与愤怒。但出人意料的是,多伊彻基于一个历史学者的基本素养,并没有放任自己去宣泄这种敌意与愤怒,而是严谨的按照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方法,一絲不苟地去分析斯大林的种种暴行背后的社会基础。在他看来,斯大林的暴行是某种社会力量的产物,不能仅仅归结为斯大林个人残酷无情的性格,更不能简单归咎于共产主义理想本身。

这种历史决定论的视角给他的《斯大林政治传记》带来了巨大的争议,仿佛斯大林的暴行是不可避免的,是“历史发展的必经之路”,对他的抵抗也是无意义的。这种“历史决定论”同样也是马克思主义历史哲学的一个重要争议,反对者认为,历史决定论预设了历史呈线性发展,奔向某个神圣不可侵犯的终极目标,在这个终极目标面前,一切个体生命都是微不足道的,因而都是可以被牺牲掉的。因此,在他们看来,历史决定论体现了某种极权主义的原则,是造成二十世纪种种政治灾难的罪魁祸首。但多伊彻版本的历史决定论却与之存在根本性差异,他尽管承认历史必然性的存在,但也并不否定对历史必然性进行抵抗的正当性。他强调,对历史中不可避免的事物进行的抵抗在很多时候构成了人类历史中的某些值得铭记的时刻,甚至这种抵抗本身也是历史必然性的一部分。